<pre id="hh7df"></pre>
    <noframes id="hh7df">

      <address id="hh7df"><pre id="hh7df"><span id="hh7df"></span></pre></address>

        <big id="hh7df"></big>

        <track id="hh7df"></track>
        當前位置 >首頁 >股票 >要聞

        估值逼近世紀新低 A股新變局正在演繹

        發布時間: 2022-11-13 09:40:59

        (原標題:2019資產配置新變局:外資仍在加碼A股、估值逼近世紀新低)

        ===本文導讀===

        2019資產配置新變局:外資仍在加碼A股、估值逼近世紀新低

        聯訊策略:看好春季行情春節前后有望向2700點演繹

        “聰明50”指數有望再度站上風口

        ===全文閱讀===

        2019資產配置新變局:外資仍在加碼A股、估值逼近世紀新低

        2018年已然落幕,10個交易日后,也將迎來2019年的農歷新年。展望未來新的一年,應該買股票、債券、黃金,還是其他品種?抑或是繼續“按兵不動”?

        剛剛過去的2018年,對于全球投資者來說,都是慘淡的一年,多數資產全年收益率為負,其中股票資產負回報比較明顯,主要經濟體債券收益率漲跌互現。商品資產中,原油等價格上躥下跳,波動劇烈,黃金資產體現出相對的避險特征。

        美聯儲連續加息、中美貿易 摩擦、部分重要經濟體經濟增長放緩等因素,成為影響2018年各類資產收益的主要因素。

        對于2019年的投資機會,申萬宏源(000166)證券首席市場分析師桂浩明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,2019年可能并不適合以比較激進的方式進行投資,市場的謹慎心理預計仍將占主導地位。在大類資產的選擇上,桂浩明認為,2019年債券市場的機會可能更大一些。

        信達證券高級策略分析師谷永濤則建議,2019年優先配置A股中優質的藍籌股,其次是港股和黃金。

        這些大類資產,2019年走勢會咋樣?

        1、 股票資產:A 股優質藍籌和港股機會相對較大

        2018年,全球主要股市絕大多數出現下跌,美國股市跌幅較小,2018年四季度以前還一度出現上漲,香港股市、韓國股市、中國內地A股市場等亞太區主要股市普遍跌幅較大?! ?/p>

        對于2019年股票等權益類資產可能的表現,申萬宏源證券首席市場分析師桂浩明對記者表示,2019年歐美市場的機會不會很大,震蕩幅度會比較明顯,中國市場因之前跌幅比較明顯,接下去可能會有一定反彈,但幅度可能也不大??偟膩砜?,亞洲2019年權益類市場的投資機會并不是很大,2019年,特別在上半年,應該以防守為主,或者更直接地說,采取比較保守的策略投資固收類產品,機會相對更大。

        信達證券高級策略分析師谷永濤對記者表示,雖然2018年A股市場整體回落,但其認為,如果將主要指數的表現拆分為市盈率和盈利的貢獻,可以看到大多數指數的盈利是在上升,但市盈率在下降。也就是說,A股市場的回落主要是市盈率快速下降所致,而目前市場的估值已經處于歷史的低位。估值的快速回落,也是對經濟和貿易預期的反映。在目前的環境下,其認為估值繼續回落的空間已經十分有限,而有業績保證的優質藍籌股,有望獲得較高的回報。

        據記者統計,單純從估值上看,A股市場的估值已接近本世紀以來新低。據統計,目前上證指數動態市盈率為11.44倍,這一數值已接近2014年的最低值,彼時該指標一度達到9倍左右。本世紀來,上證指數的動態市盈率平均數為28.82倍,最高一度接近70倍?! ?/p>

        而偏向中長期投資的外資仍在持續加碼A股。以外資介入A股重要通道之一的陸股通為例,2018年陸股通凈買入A股的規模達到新的高度,全年凈買入規模達到2942.18億元。

        進入2019年,陸股通對A股總體仍呈現持續凈買入,1月18日,陸股通凈買入金額達到84.21億元,再次創下最近一個半月新高??偟膩砜?, 2019年以來,滬股通累計凈買入204.91億元,深股通累計凈買入136.41億元,陸股通資金累計凈買入金額達341.32億元,其間只有1個交易日呈現凈賣出?! ?/p>

        事實上,當前國內資本市場對外資也呈開放和歡迎的態度。近日外匯局剛剛宣布將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(QFII)總額度由1500億美元增加至3000億美元。

        國盛證券研究認為,作為過去兩年最重要的增量資金,外資對國內市場話語權顯著提升,體量上已同內資公募、保險等機構呈鼎足之勢。從過去兩年市場運行特征來看,外資已經成為當前A股行業輪動體系中不可忽視的新驅動力量,尤其表現在對消費股的影響上。

        就2019年投資策略來看,桂浩明認為,2019年可能并不適合以比較激進的方式進行投資,市場當中謹慎心理來占據主導,這和整個經濟處于震蕩調整格局,甚至某種程度出現一些通縮是有關系的。不過,桂浩明也認為,如果各方面采取措施比較得力,一些貿易 摩擦,貿易糾紛能夠比較好地得到解決,那么經濟綻放活力也是有希望的,高科技領域當中,如果能夠出現突破性變革,這個對市場也會帶來很好的投資機會,對于當下突破性變革,大家都在關注保險,新能源,包括5G等等,但是從現在它們的發展進度來看,可能還是需要一段時間。

        對于港股,谷永濤認為,2018年港股市場的調整,主要受到投資者對中國經濟基本面的預期,以及美元指數上漲導致的資金回流美國的影響。展望2019年,投資者對于我國經濟的預期較為充分,隨著各項政策措施的落地,市場預期有望逐漸回暖。且港股的估值同樣處理相對低位,對投資者的吸引力較大。此外,2019年美元加息力度或低于預期,美元指數持續上漲動力減弱,會提升全球資金對新興市場以及估值洼地的配置,A股和港股都有望受益于資金的流入。

        2、債券資產:國內債市機會較大 重點或可關注可轉債

        2018年世界總體債券資產表現平穩,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有所提升,而中國、日本10年期國債收益率有所下降。

        在國內企業債方面,2018年違約率出現一定提升,但總體企業債風險仍處于可控范圍。

        對于2019年的國內債券市場,中金公司的研究指出,隨著中國債券進入彭 博巴克萊指數,今年也將是中國債市對外開放的重要一年。中金公司認為,作為全球第三大體量的債券市場(僅次美國和日本之后),中國債市必然將成為全球主要基金的重要配置市場。隨著境外機構逐步進入中國債市,投資者的多元化也會帶來業務的多元化,這對于國內的銀行、券商、基金和中介機構都會帶來更多的增量業務。從今年境外機構進入國內市場的資金體量而言,主動需求的資金會較2018年減少,但被動需求的資金會有顯著增加,因此總量上,未必比2018年明顯減少。今年國內和境外機構的配債需求會共同驅動中國債券收益率創新低,因此從交易角度來看,中國債券仍是重要的大類資產配置品種。

        桂浩明認為,總的來看,2019年債券市場的機會可能更大一些,因為一方面經濟增長減速,但不會出現全面違約狀態,這就使得相對較高股息的一些固定收益品種有比較好的市場機會。

        谷永濤則認為,美元指數預期的下降,有望降低人民幣貶值的壓力,進一步釋放我國貨幣政策空間。雖然我國貨幣政策在逐步轉向適度寬松,但其認為國債收益率進一步下降的空間已經十分有限。

        在債券資產方面,還有一個值得注意的品種是可轉債。由于該品種兼有債券和股票的特征,在當前的市場環境下對投資者較為有利。

        數據顯示,目前可轉債平均價格已接近最近兩年低位,該品種屬性之一的債券屬性為其提供了安全邊際,二級市場價格的相對低位使得其當前價格較為低估?! ?/p>

        天風證券的研究認為,從大類資產的角度看,可轉債已經到了“有為區間”,寬松的貨幣政策帶來的較低利率水平和資金成本,給可轉債配置提供了合適環境。

        天風證券還指出,金融監管帶來轉債擴張機會,規模有望接近萬億,此外,發行方式的創新也給可轉債帶來了可能。

        3、 黃金、原油等商品資產

        2018年,黃金資產價格總體表現較為穩定,倫敦金現貨價格全年下跌1.57%,COMEX黃金期貨主力合約全年下跌1.88%,上海黃金期貨主力合約全年上漲3.58%。相對于其他很多大類資產的不景氣,黃金資產體現出較強的避險特征。

        而在原油方面,2018年原油價格經歷過山車,年中國際原油期貨價格一度離80美元/桶不遠,較2017年底上漲近30%,但隨著2018年四季度以來的連續下跌,2018年底國際油價一度跌破50美元/桶。

        對于黃金和原油2019年的可能的走勢,谷永濤認為,美元加息力度減弱,有利于以美元定價的黃金。

        桂浩明則認為,原油更多取決國際各方面的戰略選擇,但總的來看,原油目前價位相對便宜。

        影響2019年市場的兩大因素 專家和機構如何看待

        1、 貿易 摩擦

        中銀國際固收團隊朱啟兵等在近期的研究報告指出,2018年,中美貿易 摩擦成為市場的最大變數之一。從美國數據看,2018三季度,凈出口對GDP環比的拖累為2個百分點,創金融危機以來新低。在11月底G20峰會上,中美領導人就貿易問題達成共識,中美貿易進入暫時“休戰”模式。但未來的談判仍有變數,一旦談判出現變化,對中美經濟均構成負面影響。

        2、政策層面

        谷永濤認為,從近期美聯儲官員的表態來看,2019年美元加息的力度或低于市場預期,投資者預期美元指數或因此走弱。若美元指數走弱,將導致資金流出美國,全球化配置的再平衡過程,有利于估值較低的風險資產的估值修復,A股和港股有望受益于此過程。

        此外,谷永濤還認為,美元指數預期的下降,有望降低人民幣貶值的壓力,進一步釋放我國貨幣政策空間。雖然我國貨幣政策在逐步轉向適度寬松,但其認為國債收益率進一步下降的空間已經十分有限。從目前市場的流動性來看,其認為金融機構的流動性相對充裕,且已經較為充分的反映了經濟的預期,但貨幣傳達途徑依然受阻,實體融資恢復仍需渠道的暢通。

        桂浩明則認為,美聯儲在去年年底進行去年的最后一次升息后,市場反響比較復雜,股市作出否定性表現,之后美聯儲對于繼續進一步升息的問題態度有所軟化。連續升息以后,對美國經濟的負面影響在慢慢顯現,所以預計美聯儲會適當地調節升息的節奏,甚至不排除在一定時候可能會有所放緩。

        從中國市場的貨幣政策來看,桂浩明認為,一方面,我們需要進一步調節利率,把利率往低的方向引導,也就是降息的措施來刺激經濟。另一方面,也不能大水漫灌,所以政策可能是精準調控或者隨時調控、有預見性的調控,節奏不會走的特別快。

        桂浩明指出,由于整個宏觀政策和之前相比存在延續性,不會有特別大的變化,所以大類資產不太可能出現因強刺激而大漲。

        桂浩明還認為,從美國市場來看,美聯儲如果能夠停止升息活動,對美國經濟影響可能會正面一些,但是畢竟其前面一段時間漲的比較多,指數也是處于高位,所以后面很難有特別突出的表現,不宜預期過高??偟膩砜?,后面各國政策應該是趨于均衡,市場同樣也在原有基礎架構上來做出的一個反應,相對而言,對于權益類市場來說,2019年的貨幣政策并不支持它出現一個大漲的走勢。(證券時報網)

        Top 小婕子梦琳的第一次好紧

        <pre id="hh7df"></pre>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hh7df"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hh7df"><pre id="hh7df"><span id="hh7df"></span></pre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big id="hh7df"></big>

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hh7df"></track>